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谷歌瀏覽器!

<tt id="qvbtb"></tt>
    1. <cite id="qvbtb"><form id="qvbtb"></form></cite><b id="qvbtb"></b>

      <ruby id="qvbtb"><progress id="qvbtb"></progress></ruby>
      <u id="qvbtb"><form id="qvbtb"></form></u>

      <ruby id="qvbtb"></ruby>
      <ruby id="qvbtb"></ruby>

      行業資訊

      翰林鑿巧|工匠精神 | 技以載道,匠心筑夢

      2017-01-13  來自: 成都翰林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3608

      一盞枯燈一刻刀,一把標尺一把銼,構成了一個匠人的全部世界。于無聲中、在方寸間,他們改變著世界。工匠,這些手藝人身上所具備的嚴謹、專注、敬業精神,被稱為『工匠精神』,經過歷史歲月的洗禮,在機器化大生產時代的背景下,『工匠精神』正慢慢回到人們的視野中。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鼓勵企業開展個性化定制、柔性化生產,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當『工匠精神』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既表明『工匠精神』已進入了國家視野,同時也暗含著,『工匠精神』確實是當下我們國家發展中非常稀缺的一種資源。

        未來的中國,無論是工業強國戰略下的精工制造,還是對傳統匠藝的保護,都更加需要全面傳承、發揚中國的『工匠精神』。

      IMG_2792.jpg




      “工匠精神”

      深藏于中華民族基因中的精神密碼

        提及“工匠精神”,許多人就會馬上想到日本、德國,淬煉心性把簡單事情做到極致的職業精神。在中國,“工匠精神”古已有之,著實無須假西方言語來定義。“匠,木工也。”《說文》里如此表述。今天作為文字的“匠”,早已從木工的本義演變為心思巧妙、技術精湛、造詣高深的代名詞。

        至于“工匠精神”,雖然是一個舶來詞匯,但其精神內核:精雕細琢,精益求精;嚴謹、一絲不茍;耐心、專注、堅持;專業、敬業等品質確實長久地流傳于中華民族的基因之中。回望中華文明史,可謂凝聚了歷朝歷代工匠們的智慧和創造。



      考工記,“技近乎道”

        商周時期,中國社會創造力已呈現繁盛之態,有“百工”之盛,到了戰國初期,鼎鼎大名的《考工記》里將社會組成概略分為六種:王公、士大夫、百工、商旅、農夫與婦功,所謂“國有六職,百工與居一焉”。在那個遙遠的戰國時代,除了有諸子百家爭鳴造就了中華民族思想天空的熠熠星輝,持續迸發的“工匠精神”也筑牢了我們民族百業興旺的根脈和地基。將卓越的能工巧匠視作具有“濟世”之能的“圣人”,蘊含了人們對于“工匠精神”以及生活本身最樸素的敬仰——他們能夠“爍金以為刃,凝土以為器,作車以行陸,作舟以行水”。那個偉大的時代,還誕生了魯班這位大匠。

        在國人心中,魯班集工匠、技術家、發明家于一身,把工匠技藝發揮到了極致,已成為“工匠精神”的典范。在齊魯大地——這位“祖師爺”的誕生地,有無數美好的傳說至今仍在流傳,傳說北京白塔寺白塔的裂縫是魯班給鋦好的,山西永樂宮是魯班建造的,四川大足北山石像是魯班雕刻的,杭州西湖上的三潭映月是魯班用來鎮壓黑魚精的香爐的三只腳……雖說這些傳說有很多演繹的成分,但無可否認的是,魯班已成為一個特定的符號,人們習慣于把民族最好的、最優秀的智慧凝聚到“魯班”這個符號上來。

        在一個環境里天長日久的浸泡和錘煉,于細節處細微處的琢磨與思考,往往是一位工匠精熟技藝必不可少的條件。還記得語文課本里那個“游刃有余”的庖丁嗎?庖丁解牛,切中肯綮,“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于硎”,的確鬼斧神工,神乎其技。除了庖丁,《莊子》里也塑造了大批匠人巧者的形象。《達生》篇里的承蜩者“用志不分,乃凝于神”,粘蟬若拾;梓慶“削木為鐻,鐻成,見者驚猶鬼神”……

        “道法自然,合于天道”,工匠的最高境界便如是。自古以來,大國工匠們匠心獨運,把對自然的敬畏和虔誠傾注于一雙雙巧手,讓中國制造獨具東方風韻,創造了令西方高山仰止的古代科技文明。中國從來就不缺乏能工巧匠,除了技藝精湛的魯班,“游刃有余”的庖丁,還有很多在今天看來并非專業工匠的人,在那個遙遠的年代里,他們運用獨有的聰明才智和“工匠精神”,雕刻了一個時代的特質。他們中有鑄造出“稀世珍寶”編鐘的曾侯乙,發明地動儀的張衡,發明木牛流馬的諸葛亮……他們,成為后世工匠們畢生的追求。

        學生歷史課本中的許多插畫,在今天都可以解讀為對“工匠精神”的詮釋,四羊方尊、司母戊鼎、萬里長城、秦陵兵馬俑、敦煌壁畫,這些,哪一個不體現著古代文明高峰?哪一個不閃耀著“工匠精神”的光芒?翻開那部“中國17世紀的工藝百科全書”——明末宋應星所著的《天工開物》,精益制造的中國更隨著書頁的翻動漫卷開來:巧妙絕倫的趙州橋、獨樹一幟的蘇州園林、巧奪天工的青花瓷……這些凝聚著中華文明精粹的歷史遺存,又有哪一個不是凝結了大國工匠們的辛勞和汗水呢?


      432697588255668764.jpg

      中國產品的精美,源自追求極致的“工匠精神”


      中國工匠 成就遙遠時空里的“海淘”風

        “紅袖織綾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一千多年前,時任杭州刺史的白居易曾如此描繪織綾女子紅袖翻飛、綾紋綺麗的場景。江南的許多地方,七八歲的女子,就開始初學執針和劈絲,從此十指不沾陽春水,以柔滑得宛如嬰兒般的纖指帶著嬌貴的絲線,穿梭在一個個人物、風景和江南神韻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泥土,原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在水與火的交融下不凡起來。一只精美瓷器的誕生,需要歷經漫長而繁雜的過程。據《天工開物》所記載,一只普通的杯子,細分起來工序達到72道之多。從煉泥、拉坯到上釉、彩繪、燒制,每道工序都由專門的窯工負責,絕不互相牽扯……

        歷史上,勤勞而智慧的工匠們締造了中華輝煌的造物文明,流光溢彩的絲綢、叮咚作響的瓷器等有著東方風情的手工藝,以及由中國發明的造紙、印刷、火藥、指南針,伴著回蕩天穹的駝鈴,順著大西北廣袤的金色沙海里那條閃耀的五彩絲帶——絲綢之路,被輸送到了歐洲。這些洋溢著東方風情的物什,奏響了一篇洋洋灑灑的中外貿易史和文明交響曲,也形成了讓歐洲人無法抗拒的中國魅力。瓷器輕巧淡雅,絲綢華貴飄逸,茶葉苦中飄香,傳達著獨有的東方格調和品質,金發碧眼的西方人被深深吸引,欲罷不能。

        不同于當下國人一窩蜂地到國外購買生活用品、奢侈品牌的情景,從公元前200年至公元18世紀,2000多年的農耕經濟時代,中國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產品輸出國,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漆器、金銀器、壁紙等精美的產品是世界各國王宮貴族和富裕階層的寵兒。中國的產品曾一度被西方世界頂禮膜拜,能夠使用有著濃厚東方風情的產品,一度成為西方上流社會彰顯身份的象征。比如中國紅茶,曾成為歐洲皇室貴族的標簽。小仲馬在《茶花女》中描述,“你連中國紅茶都喝不起,還算什么貴族?”

        由于絲綢價格昂貴,整個古羅馬的王公貴族以擁有一件絲綢衣服而感到榮耀。相傳羅馬帝國凱撒大帝曾在一次大宴群臣的宴會中,刻意地脫去外套,只為了露出里面的絲綢衣服。絲綢最貴之時,王公貴族也難擁有一件完整的絲綢服飾,絲綢會被作為裝飾品鑲嵌在內長衣的邊上,或刺繡之后縫在亞麻或者棉布長衣的前襟,或將絲綢小心拆開,抽出絲線用來織成更薄的織物。

        三百年前,一位薩克森君主在這座富麗堂皇的王宮中,正被一種狂熱折磨得坐臥不寧。十七世紀的歐洲,一種被稱為“白金”的器物,令許多歐洲宮廷受到傳染一般,高燒不退。它雖非今天人們熟知的鉑金,但那種神秘的光芒,同樣令人如癡如醉,欲罷不能。它就是——瓷。瓷器,這晶瑩剔透、溫潤如玉的器物,雖然靜若處子,卻掀動著渴望的狂潮。1717年,這位奧古斯特二世和普魯士國王作了一場令人大跌眼鏡的交易,向世人展示了什么叫“為愛癡狂”。他用600名全副武裝的龍騎士——一支曾經為他建立功業的精銳部隊——交換了151件康熙年制的瓷器,盡管它們當時并非古董,但一件中國瓷器仍然價值四位壯士!

        “天機云錦用在我,剪裁妙處非刀尺。世間才杰固不乏,秋毫未合天地隔。”陸游詩中表達的不僅是詩歌創作的意境,也是對“工匠精神”的極好詮釋。如前所述,中華文明在歷史上之所以被人尊重,首先是因為中國產品的精美,這種精美正是源自于追求極致完滿和一絲不茍的“工匠精神”。



      歷經千年的磨礪與洗禮,“蟬冠菩薩像”作為南北朝造像的經典,依然閃耀著造像鼎盛期的光芒,見證著歷史的變遷與文化的交流碰撞

        

      精益求精 成為民族文化的重要支柱

        馬王堆漢墓出土的絲綢距今2200年,其薄如蟬翼,用料2.6平方米僅重49克。中國書法、中國畫、雕塑、手工藝術品目前仍是世界各地博物館們引以為傲的鎮館之寶,還在不斷刷新當代全球拍賣記錄。自絲綢之路開啟,中國古代能工巧匠們所生產的“作品”,一直都在影響著世界。

        “工匠精神”,曾在古代中國人的生活中扎根生長。原創品質,原是古代中國人引以為傲的文明標志。步入各大博物館工藝品展區,親睹那些載入史冊的“良心之作”,就會自然聯想到“依天工而開物,法自然以為師”的古代匠人們。千百年來,華夏“大國工匠”們,用他們的雙手和智慧,創造了令西方仰止的古代科技文明,由他們聚斂起來的“工匠精神”,也不斷醞釀、發酵,直至成為中華民族文化重要精神支柱之一。

        無論在廟堂上還是江湖間,每一個時代那些巧思運籌的工匠們亦成為那個時代先進生產力的代表,由他們生發出來的“工匠精神”亦成為社會的核心價值觀之一。韓非子《五蠹》提到率先民“構木為巢”的有巢氏和“鉆燧取火”的燧人氏,均是因為擁有了獨門技藝而得以“王天下”。唐代后期的敦煌文獻《二十五等人圖并序》用了這樣的文字來描述傳統工匠:“工人者,藝士也,非隱非仕,不農不商……雖無仕人之業,常有濟世之能,此工人之妙矣”。這是對能工者、善工者的歌頌,對“工匠精神”的至高認同。而在民間,工匠文化同樣獲得了廣泛的認同與尊重,諸如“良田百頃,不如薄藝在身”“技多不壓身”等說法不勝枚舉,工匠文化漸成民間信仰的重要組成部分。正是出于這種樸素認知,民眾愿意學手藝,愿意將手藝練得精益求精,潛移默化中也孕育了中國工匠獨特的敬業精神。

        隨著“工匠精神”的蔚然成風,“工匠精神”的內涵和要義,也在歷代人的推敲中逐漸顯現出來。“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本是《詩經》里描述工匠制作骨器、象牙、玉石的字眼,至宋代,理學家朱熹對其進行了更高層次的闡述和提升,他說:“言治骨角者,既切之而復磋之;治玉石者,既琢之而復磨之;治之已精,而益求其精也。”精益求精,這在現代語境中,被認為是“工匠精神”核心和精髓的表述,首次出現在歷史文叢中。再后來,清代文學家、史學家趙翼在《甌北詩話·七言律》中對其做了進一步的引申和闡述——“蓋事之出于人為者,大概日趨于新,精益求精,密益加密,本風會使然。”待到民國時期,孫文將其擴展到近代工業,概括提煉出“精益求精”精神,這成為當代技術道德的重要規范。

        精益求精、心無旁騖地專注于手下世界的“工匠精神”,被不斷內化、延伸至更廣的領域。繼《詩經》里有了“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表述之后,《論語》里也有了“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這樣的字眼,孔夫子借之以譬喻君子修養應像加工骨器,切了還要磋;像加工玉器,琢了還得磨。古人們還將“工匠精神”延伸之文化創作領域,于是,就有了“匠心獨運”的說法。古人常以“匠心”喻“文心”,比如,劉向《別錄》就說“騶奭脩衍之文,飾若雕鏤龍文,故曰‘雕龍’”。此外,文化創作中無論是“打磨”“勾畫”,還是“描摹”“推敲”,都是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在文化創造中的對位呈現。

        《禮記·大學》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新時代語境下,從古老而樸素的文化源頭重新出發,“工匠精神”正成為新的時代熱詞,而熱度的背后是一場新的出發,“工匠精神”正返本開新,開創著全新的天地。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
      在線客服 ×
      翰林鑿巧-我們不僅僅制作工藝品 更是對藝術進行傳承 歡迎您的咨詢!
      聯系電話

      18200219492

      聯系電話

      18215672380

      被狠狠的操,小泽玛利亚v在线视频,日日天干夜夜,免费A级毛片无码
      <tt id="qvbtb"></tt>
      1. <cite id="qvbtb"><form id="qvbtb"></form></cite><b id="qvbtb"></b>

        <ruby id="qvbtb"><progress id="qvbtb"></progress></ruby>
        <u id="qvbtb"><form id="qvbtb"></form></u>

        <ruby id="qvbtb"></ruby>
        <ruby id="qvbtb"></ruby>